我不拍抖音,但偶尔也刷刷抖音。这两天从抖音里看到许多人质疑本村救灾款发放不合理,才知道原来政府还曾发放过这么一笔钱。
不在村子里居住已经二十多年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还情有可原。可老家的土著们也对这笔钱莫名其妙,那可真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们天天与村领导们低头不见抬头见,况且,村里还有微信交流群。
以前也曾短暂在村交流群里待过几天,但也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极少交流。群里,村领导说我在吃饭,立马有人说,领导辛苦了,这么热的天不顾满头大汗也要咬着牙坚持干下三大碗;村领导发了张蹲坑图片,立即有人留言,领导辛苦了,不惧便秘严重也要亲自上厕所。村领导们一天天听着领导辛苦了,久而久之,还真以为自己日理万机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了。殊不知温柔乡是英雄冢,马屁精也是害人虫。有一次听到又有人关心领导辛苦了,实在是内心作呕,吐槽了一下领导作秀,这下,领导果断拉黑了我。
记得早些年,村委会低矮的小平房前,总有一块大大的黑板,上面写着“村务公开栏",隔三岔五会在上面公布一些数字。虽然有人说那些个数字是从村前小河里捞出来的,湿淋淋的,可毕竟有个村务公开啊。现在哪个村委会不是豪华气派的办公楼?大楼前五星红旗迎风飘飘,门楼上“为人民服务"的鎏金大字熠熠生辉。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到处布置得花花绿绿,大办公桌上电脑嗡嗡作响,手机里还有若干个村民交流群。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救灾款都发放完毕好几个月了,村子里的人却没有人知道政府补助了这笔钱。村民群不用来公布与村民息息相关的民生事务,就等着草民山呼领导辛苦辛苦辛辛苦?
为村民发放救灾款,本来是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好事,可为什么村领导在事前要一反常态,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事后几乎没有哪一个村的领导对自己亲手拟定的发放名单能够自圆其说,给村民一个合理的解释。被问得急了,我们村领导脱口而出:你们去看看别的村吧,相比而言我们村已经是很不错了!五十步笑一百步,笑得我差点尿湿了裤子。这就像一个抢劫犯质问警察,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比那些杀人犯要守法多了。
别的不说,单说我们村的一笔钱。据说我们村救灾款中有一笔三万元的钱,单独给了一个村民,理由是该村民在为村委会做小工时弄伤了眼睛。这个钱是补偿他治眼睛的。小工眼睛弄伤了,难道村领导眼睛也有毛病?看不清这是救灾款?专款专用难道只是说着玩的?且不说干活弄伤眼睛有工伤赔偿,有意外伤害保险,就算是要弘扬人道主义,宣传正能量,最起码,也要事先和全体村民知会一声,勉强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吧。
如果村干部当初在如何分发这笔钱的时候,公开征求全体村民的意见,就算是违规让一些低保户多分点,不合要求地提议补助某些特殊群体困难家庭,我想,无论是真的不在乎那几个钱,还是碍于情面,绝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公开反对的。归根到底,老百姓并不是真的在乎多分个三瓜两枣,大家内心真正反对的是村领导办事不公开,不透明,暗箱操作。农村老百姓天性淳朴。但再淳朴的人也有自己的倔脾气。今后村干部处理这类问题,还是得乡下锣鼓乡下敲,多民主协商,少独断专行;要卷起裤腿弯下腰,不要摆官威犯官僚主义。现在富裕起来的农民,明着让我吃点亏可以,但不能把我当猴耍,当孬子哄。对于民生问题,不患寡,但患不公开。
登录东至人网客户端,分享美好心情
65人点赞
阅读全文  

阅读 17783   评论 31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精彩推荐
打开东至人网,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提示信息

Ps:啊哦~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