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十年前,黄石矶的孩子们都有在江边捡铜的习惯,俗称“lao(去声)铜”。因为沉船频发,过往船只遗失等,很多铜器甚至金银器等“宝贝”都掉到江里了,再被大浪推上来,所以在退水的江边就能捡到。平时捡铜只捡一些值钱的东西,比如铜器、银器、锡器、铜钱等物。最常见的当是铜钱了,每次都收获颇丰,等到卖小货的来了就兑糖吃。如果那天的好东西都找不到了,也会捡一些铁类的东西,其中就有很多残损的老式枪炮部件(这也是听大人们说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铁器小卖部都收购的。一开始不知道,看见岸边好多大的小的铁炮子,以为也能卖钱,就捡了去卖,结果可想而知,都是生铁的,小卖部里不收。既然不收购,那就拿着玩吧,当垒球甩。这些铁球不仅江边有,村里地下或角落里也有,而最奇怪的是,后山平地里竟然有一窝一窝的。江里的铁球是和“长毛”打仗时落下来的,可后山怎么会有成堆的呢?不可能是大浪推上来,或有人专门从江里捡来的。不过奇怪归奇怪,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了,无论大人孩子,谁也没闲心管这些或问这些。
       这些疑问在黄石矶人来说,根本就不叫疑问,因为和现在的生活没任何关系。一直到最近,我偶尔发现搜狗百科的一条文档,未免吓一跳。再用百度查询,百度百科也收录了同样的条目内容:
       “安庆内军械所又称‘安庆军械所’,清末最早官办的新式兵工厂,1860年由曾国藩创设于安徽怀宁黄石矶、安庆大观亭,主要制造子弹、火药、枪炮...”
       “安庆内军械所”,“怀宁黄石矶”。难道怀宁县也有个叫黄石矶的地方?经搜索查询,又问了怀宁的几个朋友,证实怀宁县从未有个叫“黄石矶”的地方。大惑不解之下,又钻进故纸堆,配合网上查找,终于找到了原因。原来,十九世纪后期,黄石矶下游出现了个小沙洲,也是现在江心洲下游部分,当时的确归怀宁县管辖,因此,有人就误以为小沙洲上游的黄石矶也属于怀宁县了!
        还有,黄石矶与安庆的渊源的确太深了,深到从宋代就联系到一起了。怎么回事?容以后另文和你“呱白”吧。
        此处提到的黄石矶并非怀宁县,而是属池州市东至县,即当时的东流县。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有依据。一是怀宁县自古都没有一个叫黄石矶的地方,二是还有一个铁的佐证:1858——1862年,湘军水师大本营就设在东流县黄石矶,所有辎重军械等都存放在这里。而湘军攻克安庆城,是在咸丰十一年八月初四,亦即公元1861年的9月下旬了。史考军械所的成立时间是1860年,试想,在1861年9月下旬之前,安庆城和怀宁县都还是太平军管辖,曾国藩的湘军怎么可能在远离大本营的敌占区设立军械所呢?无论是安庆还是怀宁,这种可能性都完全不存在。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军械所的前期在东流县黄石矶,而不是怀宁的什么地方,更不在安庆城。
       说军械所前期在黄石矶,还有一个旁证。据夏春涛先生的《曾国藩如何培植人才刷新吏治》一文中记载:
        “咸丰十年(1860年)夏,(曾国藩)赴黄石矶水师营次前...”
夏,即农历四月到六月。
        黄石矶水师大营是由杨岳斌和彭玉麟两位大将坐镇掌控,作为两江总督和湘军主帅的曾国藩这时候跑去干什么?肯定是有特别重要的大事,否则他没必要亲临敌我交锋的最前沿。再看张宇先生在“知识库”里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军械所)是清政府创办最早的以手工制造近代武器的军工作坊。制造子弹、火药、籽炮...。
        这就对了。湘军水师和太平军在安庆上下游的长江中,进行了数年的拉锯战,消耗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而且很多损坏的军械只要手工修理一下,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如果能就近修理、制造以补充,那对战争的取胜将极为有利。同时,舰船在战斗中肯定也有不少损坏,需要维护修理,而黄石矶正好有天然码头和隐蔽的大港湾。大营所在地,有隐蔽且足够大的港湾,距离主战场不远也不近,且附近又有足够的居民民夫,所有这些,正好具备了在黄石矶设立军械所的一应条件。当然,军械所在黄石矶期间,很可能一开始主要就是修理军械和舰船,逐步才发展到制造铁炮子、火药等。
        所以,在黄石矶设立军械所,是当务之急,是军务大事,作为湘军主帅当然要亲临考察并定夺了。
将上述信息归集起来看,事情也就明朗化了。1860年设立军械所,是曾国藩亲临黄石矶后,就决定在这里设立的。目的是维修军械和舰船、制造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军工产品,以供大军所需。
        军械所在黄石矶,又是什么时间搬迁到安庆大观亭的呢?据《杨岳斌集》记载:“(咸丰)十二年(1862)五月:公(杨岳斌)于二十三日到皖回黄石矶大营,是日至安庆晤曾公国藩,移营东下暂住乌江。”
        杨岳斌于曾国藩面谈什么呢?事情一目了然,一是将水师大营从黄石矶移到乌江,二就是将军械所搬迁至安庆大观亭了。安庆内军械所于1864年迁至南京,前后在安庆两年多时间。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内,就制造了中国第一艘轮船,其功至伟。但毋容置疑的是,前期的黄石矶给后来的安庆做好了人才与技术铺垫,否则,就无法保证安庆在两年多的时间办成如此大的事。作为诞生地,从人才、技术和经验等方面,都为军械所后来在安庆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作为我国兵器工业的发轫地,应该给黄石矶予以历史定位了!
登录东至人网客户端,分享美好心情
4人点赞
阅读全文  

阅读 6845   评论 5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精彩推荐
打开东至人网,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提示信息

Ps:啊哦~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

提示信息